北狐舐酒

| ᐕ)୨

【已开奖】飞丞无处不在——《撒野》同人作品&手写语录征集活动

“妈妈我获奖了!”

“骗子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
丞哥,我在和我的明信片谈异地恋,回不来了怎么办??在线等,挺急的⌈╹드╹⌉。


包包包子铺!:

【图类】


一等奖


 @戈嗝葛铬   作品地址


二等奖


 @于理   作品地址


 @一片脑仁儿     作品地址


 @CNY增值机    作品地址


 @Vann爱蓝    作品地址


 @佛祖开光    作品地址




三等奖


 @撒江江   @六英英   @将夏   @库洛依Usaki    @Nanananananananana- 




【文类】


一等奖


 @Sherry_小郁    作品地址


二等奖


 @花糖刺猬   作品地址


 @江宴    作品地址


 @江南钰-今天顾绾卿更新了吗   作品地址


 @shanjian543210    作品地址


 @陆星鸿    作品地址


三等奖


 @晗涵   @北狐舐酒   @利威尔的小娇妻   @一袋儿结晶盐块儿   @苏瓦尔的夏天没有蝉鸣 




【手写】


 @楠木   作品地址




本周之内会联系各位收取收奖信息~请耐心等待~








 



感谢画手 @Kim🐳 供图





“丞哥,你真是……我长这么大,见过的最优秀的人”


“你是我长这么大,见过的最不像混混的混混,你是个暖乎乎的混混,还长得很好看。顾飞,你有没有想过,交一个男朋友?”


 


神级作家巫哲最好口碑校园青春小说《撒野》终于和大家见面了!为了庆祝球总新书上市,LOFTER联合磨型小说采用征集同人作品&手写语录的方式向全世界安利它,我们准备了球总签名卡、飞丞帆布包、《撒野》明信片(一套)、《撒野》实体书……为《撒野》加油打气。有人说“学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丞哥,活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大飞。”各位撒野的死忠粉,准备好一起去见他们了么?


 


你是我意料之外的意外,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。


 


活动期间,在LOFTER上发布《撒野》同人作品或摘抄书中你最喜欢的句子并打#撒野 和#飞丞无处不在 以及#丞飞无处不在 tag,即视为参与活动。


 


【活动时间】


2018.11.2 - 2018.11.23


【评选时间】


统计时间截止至2018.11.23,评选时间为11.24~11.30


【公布时间】


结果将于2018.11.30前后公布


【参与方式】


活动一:《撒野》同人作品征集


1、参加同人作品征集活动的所有投稿均需在11月2日0:00后发布,并且带上#撒野 和#飞丞无处不在 以及#丞飞无处不在 tag


2、本次活动奖项评选分为两种类别:


a.图片类(包括插画、漫画等手绘作品;COS平面作品等)


b.文字类(包括同人文、书评等)


 


活动二:《撒野》手写语录征集


1、参加手写语录征集活动的所有投稿均需在11月2日0:00后发布,并且带上#撒野 和#飞丞无处不在 以及#丞飞无处不在 tag


2、手写内容必须选自巫哲《撒野》,形式不做硬性规定


 


【参考金句】


1、丞哥无处不在。


2、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。


3、我想,在你眼里,撒野奔跑;我想,一个眼神,就到老。


4、有些人,会以各种你情愿或者不情愿的方式,留在你的记忆里,比如我。


5、你就是我意料之外的意外。


6、我要赢一壶酒,拿来娶你。


7、我也许有不愿意让你看到的一面,但如果我愿意让你看到,我就不会再有掩饰。


8、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,但无论什么时候,都要看着前方,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。


 


【奖项设置】


图片类、文字类奖品:


一等奖1名,二等奖5名,三等奖5名(图片和文字各计)


一等奖:球总签名卡+《撒野》实体书+独家定制飞丞帆布包


二等奖:《撒野》实体书


三等奖:《撒野》明信片一套


手写语录奖品:


ipluso钢笔原黑墨水礼盒(1名)


 


【评选规则】


奖项评选机制为作品质量与作品人气综合评选。每个类别中我们会先根据热度排名选出热度前二十的作品,再在这些作品中根据作品质量选出一二三名。同一类别中参赛者不能重复获奖,如参赛者同时入围同一类别中的两种奖项,则依照奖励最高的奖项予以颁发。


【其他说明】


1、作品需为作者本人原创。严禁抄袭,作品及封面不得侵犯他人利益,若出现纠纷,则由作者本人承担责任。


2、活动严禁刷票,一经发现,立即取消获奖资格。


3、获奖作品版权归作者、LOFTER和磨型小说所有,所有作品投稿即视为允许主办方在相关专题、官网、微博、微信等公众渠道署名推广。


4、本次活动的最终解释权归磨型小说及LOFTER所有。



【撒野】同人文-旧回忆

旧回忆


时间线拉回丞哥遇见二淼的前一年的万圣节前夕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蒋丞其实并不是很清楚,大家为什么都在万圣节前一天热闹,但似乎也无人可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丞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离校大门还挺远,蒋丞就看见潘智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那边朝他使劲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本来还想问问他,突然就没了兴致,视线越过潘智那个在人群中哆嗦的傻逼,盯着他身后的小卖部发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特多,特挤,想绕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潘智见他杵那不动,就自己跑过去拍他:“走走走陪我买糖去,再不去就卖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丞不是很想理他,转了个身,准备过马路,绕个大弯去上学:“挤死了,自个儿玩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啊爷爷,”潘智急了,在马路边上拉住他,蒋丞觉得这要是没人他都能被抱大腿,“姑娘们要是知道我为了她们冲锋陷阵肯定给感动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个不要脸的,天天就知道调戏人姑娘,蒋丞回头瞪了他一眼:“那你去呗,我又不是拦着你不让你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智贼笑着,拉着蒋丞往人群走,挺神秘地对他说:“一块儿呗,去了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丞冷着脸站着小卖部内部,耳边被潘智灌着“挤挤更暖和”的瞎话,看着周围原本还很吵地堆成一堆,看见他们来了整齐的与他俩自动隔离一米半的同学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场就想给这孙子来个家暴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时候拉着他“嗷嗷”喊着,敢情是拿他开路啊操,回头抽不死他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潘智跟没事人似的在那挑糖果,还时不时地用眼神安抚一下炸毛的蒋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死活,蒋丞磨了磨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在众人的围观下孙子被爷爷提着耳朵拽出去了,小卖部终于又恢复了原来那样令人快乐的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好。”店主老大爷一手收钱,一手抱着泡着枸杞还在冒热气的保温杯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学们纷纷应和,老大爷笑呵呵地给他们塞着糖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喊:“好好学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智被提溜出小卖部之后就被放开了,蒋丞什么也没说就往对面走,潘智揉了揉耳朵就赶紧追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转眼,入冬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往羽绒服里缩了缩,不是冻的。昨天晚上没睡好,现在又开始犯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要是睡着了,蒋丞搓了搓脸,可就是真·冬眠了。缓了缓,又接着在老驴的英语课上刷数学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无意间抬头,看到老驴头发又白了几根……蒋丞选手表示太远了看不清,他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窝着火对着前桌凳子就是一脚,潘智这龟孙儿还真睡着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操……”好在龟孙儿没“嗷”得一下蹦起来,只是低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还挺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潘智给他发信息:

-[丞爷爷您这又是抽的什么疯!]

[不行,我得索要点精神损失费。]

        蒋丞挺好奇,他想干什么,想了想给发过去:

-[先说好,爷爷我卖艺不卖身,陪吃陪聊不陪睡。]

-[滚滚滚谁要你陪睡!帮忙折千纸鹤呗,就九十九个。]

        蒋丞看了眼最后一道大题,写了个解,又放下笔低头“哒哒哒”一通:

-[你要这么多千纸鹤干什么?]

-[听说折满九十九个会有惊喜。]

-[滚,说人话。]

-[追妹子。]

        好嘛,坦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事,蒋丞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思路。叹了口气,发过去:

-[我不会折。]

-[这好说,下课孙儿手把手教你。不是,答应啦?!]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遍步骤,正准备往试卷上写,低头看了眼手机,就顺手戳了几下:

-[嗯。]

-[操,真是有生之年。]

        前桌潘智愣了好一会儿,突然就认真听老驴讲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真是受了不小的刺激,真是有生之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把手机一丢就不管了,开始在试卷上“唰唰”一通写。自己也真挺闲的,蒋丞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写完最后一步,刚好打下课铃,蒋丞放下笔,抬头看讲台上老驴在黑板上写得密密麻麻的语法,很清晰。老驴离开之前又絮絮叨叨了好半天,才咳嗽着出去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之前还没忘夸一下半路上受刺激听课的潘智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不容易,老驴被这些不上进的急死了,早晚得急成秃驴。蒋丞瞅了眼刚做完的数学试卷,感觉挺对不起他老人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潘智的手把手教,就是自己折个丑爆了的千纸鹤,丢给蒋丞自己琢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麻烦你摸着自己被狗啃过的良心回答我,你这样对得起我吗潘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丞儿啊我知道你聪明绝顶智勇双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丞对着他凳子就是一阵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蒋丞折得很慢,潘智也没怎么催,折到第九十八个的时候都临近期末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末,蒋丞坐在书桌前,手里捏着潘智给他的丑模子,已经被他翻来覆去拆了八九遍了,皱皱巴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纠结了半天,他叹了口气,还是决定自己把第九十九个千纸鹤折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步折好,房间门被敲响,是沈一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蒋丞面无表情地盯着桌子上装满千纸鹤的铁皮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折满九十九个有惊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丞对着铁皮盒子“pong”得砸了一拳,心说去你妈的惊喜,最后想了想,还是出门给潘智送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走之前就沈一清一个人去送他,蒋渭还在医院躺着,蒋秩君窝在他房间里,门紧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挺蒙的,蒙的刚出门几步就想起忘了拿放在书桌上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:“……”操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“不会回来”的倔强是这样被打破的。蒋丞把行李箱放下,自己转身拉开了门,正好与准备从里边推开门的蒋秩君撞上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: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还是蒋秩君咳了一声,不自在地问:“你……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丞看了他一眼,擦过他走进去,没什么气力地说:“落了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送送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”蒋丞拎了东西准备走,想了想又停下来,回头说了句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蒋秩君向来冷淡的脸上流露出难掩的别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错了吧,蒋丞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丞哥,抱~”

        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顾飞正准备起身,正好对上蒋丞刚睁开的眼,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,顾飞下意识摸了摸脸:“……丞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丞还是专注地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圣节快乐,”顾飞笑了笑,俯下身亲了下面部表情近乎痴呆的丞哥,又重复了一遍,“万圣节快乐,丞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窝在被子里的蒋丞终于变了表情,在顾飞无辜地眼神下逐渐扭曲:“……操?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顾飞现在的学校离他们住的地方挺近的,早晨起晚的时候闯三个红灯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不去上班了啊?”顾飞笑着看了看跟出来的蒋丞,没忍住把他的手放进自己兜里搓了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去,”蒋丞在他兜里反握住他的手,挺平常的说,“翘都翘了,再厚着脸皮过去多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翘课似的,说翘就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飞也没再说什么,蒋丞能看出来他没生气,还挺高兴的,偶尔和他一起步行着去学校,这种除了开小破车以外的交通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最后一个红绿灯之后,差不多能看到学校了,还很早,旁边小卖部门口摆上了各式各样的糖果,花花绿绿的。人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丞看了乐的不行,顾飞挺奇怪,瞎猜着:“别告诉我你认识那小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顾飞飞你天天都在想什么!我就想起个事,挺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丞把潘智拿他杀路的事儿给顾飞说了遍,一边说一边笑,最后又补了句:“……后来那孙子宁愿自己挤也不敢拉上我了,我怎么收拾他的也记不清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路过小卖部,顾飞就拉着他进去:“一起买糖吧,丞大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不是明天才是万圣节吗,为什么今天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可能是为了迎接明天的到来?”顾飞一边找着零钱随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迎接,明天?

        蒋丞突然又想起那个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时间去见见我父母吧。”蒋丞突然出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飞从老板那接过糖的手一顿,没反应过来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养父母,”蒋丞改了下称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么突然?”顾飞还有点懵,但看到蒋丞挺认真的表情又软下来,“确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丞低着头踏着台阶往下走着,背对着顾飞:“确定,没开玩笑。”突然侧过身,逆着光看着他:“一起吗顾飞飞,去见见父母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飞走过去,一手攥着一把糖,一手去牵蒋丞的手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还是笑着说:“周末有空吗,男朋友?”

-END-






        十分感谢能看下去的小可爱们!梦境里的丞哥脾气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好!好了我承认ooc啦!回家的话,虽然梦里可能是不真实的,但俗话说去了悔三天,不去悔三年(?)!也许会有转机呢,像梦里弟弟那样子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 


   


  



   





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






 


臆想症患者的自述

记忆里,有个人。
他说他就是我。
从此我不再是一个人。

有人陪我上下学,
有人陪我走夜路,
在空旷的街上漫步,
用后空翻眼都不眨地避开障碍物,
以很可笑的姿势挂在树叉上,
替我挡刀。

后来我死了,他也不复存在了。
他说,他为我而活,他就是我。

从此我不再是一个人。

孤.

“哥,我想回家。”
“那我们回家。”
策马,踏雪,而归。
雪还在下,映着月光,愈走愈远。